TV Novel : Eunhui | TV소설: 은희 EP.125 [SUB : ENG,CHN / 2013.12.27]

TV Novel : Eunhui | TV소설: 은희 EP.125 [SUB : ENG,CHN / 2013.12.27]


第一百二十五集 是你做的吧 那天晚上 杀我儿子德洙的 就是你吧 快回答 你快回答 你快回答 你安稳躺在这就万事无忧了吗 我以前带你不薄 你为什么要恩将仇报 我也不想对你的妻儿 那么做 我儿子怎么办 我儿子怎么办 如果你有一点良心 就该出现在我梦里 出现在我的梦里向我赎罪 告诉我儿子德洙 他到底被埋在哪里了 我说 亨万 我都原谅你所犯下的罪 你告诉我儿子被埋下的场所 告诉我他在哪里 奶奶 别再说了 你还站着干嘛 这是你杀父仇人的坟墓 来踢一脚 吐吐沫也可以 至少得骂几句 干嘛站着 小子 求您别再这样了 现在来那么做有什么用 死去的爸爸也不会活着回来 您不是为了这么做才来的 奶奶也是伤心才这样 你爸太可怜了 你爸太可怜了 没错 反正都死了 怪罪他有什么用 真凶出现也没用 都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怎么会毫无意义 您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那么一直以来 被冤枉成杀人犯家人的 恩姬一家该怎么办 在奶奶面前数十年期间 只能以罪人活着的 那些岁月谁来补偿 成宰 如果杀人凶手另有其人呢 我们回去吧 老公 妈妈该不会对亨万坟墓 乱来吧 不会有什么事的 成宰也一起去了 不用太担心 该回来了 我出去看看 您刚回来吗 这是会呀 好久不见了 这段时间一直没见过 今天怎么会来这里 之前我对老人家 说过有一个目击者吧 你说的是金容八吗 是的 其实那个人 赵警官 您在这里干什么呢 我有话对老人家说 有话说就跟我出去说吧 孩子爸你怎么了 是不是有些事不能让我听到 不是的 有些事想单独跟他谈 快出去吧 我只是想说点事实 老人家自会判断的 赵警官 孩子爸 你别说了 到底是什么事 说说看 有没有听说过 在水库发现了尸体的事 赵警官 成宰也别插嘴 继续说吧 其实那尸体 就是目击者金容八 在水库死的人 就是目击者吗 是的 车社长也已经 赵警官 别再说了 成宰你怎么了 不得听人家把话说完吗 不 我该说都说了 今天我就先告辞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容八的事 老人家当然得知道了 怎么 有什么不对吗 赵警官 还有 昨天托车社长的福 难得流了一次汗 以后要从事国家大事的人 怎么能跟那种混混打交道 什么混混 那么是高利贷吗 倒也是 姜在弼的手下 这么说也对 你在威胁谁呢 以为你还是警察吗 那也是托车社长的福了 被冤枉成受贿的违法警察 才知道汤饭馆大婶和她女儿 该有多冤屈 别说废话 马上给我消失 你要是再出现在这 信口雌黄的话 到时真的饶不了你 已经脱了警服 没什么可怕的 该不会把我也变成容八那样吧 你给我听清楚 我不再是你认识的车锡九 再敢在我面前嚣张 休怪我不客气 我明白了 我觉得也不像是以前豆腐厂社长 下次来的时候一定带证据过来 对了 你有个好儿子 有没有听说过 在水库发现了尸体的事 那尸体就是 目击者金容八 听说不是单纯的溺水事故 而是有人故意杀害的 这么说有人把那目击者 故意杀害了吗 干嘛杀害什么都不知道的假目击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妈 对不起 您吓坏了吧 为什么阻止 赵警官说话 最近亨万坟墓一事正让您不开心 如果听到那种话 孩子爸 您说吧 妈妈 我是说如果 如果 杀害我们德洙的 不是亨万的话 我该不会一直 都错怪他了吧 为什么突然这么想 那目击者有可能 知道些什么 所以真凶为了杀人灭口 才做出那种可怕的事吧 金容八的话不可信 一开始就不存在什么目击者 对你说不知道 也有可能是谎话 如果真是那样 就有什么说道了 目击者的死 跟以前的事无关 拜托您忘了吧 总这样只会让妈妈伤心 赵警官跟妈妈 说了那种话吗 妈妈怎么说 好像是在怀疑另有真凶 什么 该不会怀疑你吧 不像话 妈妈怎么会怀疑我 倒也是 别人就不说了 妈妈一定相信绝对不是你干的 问题是成宰 成宰怎么了 赵警官说的话成宰也听到了 什么 那么成宰跟你说了什么吗 没有 但还是让我不安 他好像知道些什么 对我的态度跟以前不同 抱歉因为赵警官的事麻烦您 没关系的 趁这机会才能见到副社长嘛 你母亲身体怎么样 正在康复阶段 当然要那样了 她不会被这种事打倒的 前不久见面时还很健康呢 我现在也不敢相信 前不久见过我妈妈吗 是的 向我委托过笔迹鉴定 笔迹鉴定吗 是的 你在美国应该不知道 笔迹鉴定的话 是谁的笔迹鉴定 我只是吩咐过 但没亲眼看到 总之分明做过笔迹鉴定 好像说是被烧过的信 被烧过的信吗 是的 我记得是那样 多穿点衣服 穿那么少 感冒了怎么办 知道了 回去时带点小菜走吧 我包了点哥哥爱吃的菜 知道了 什么嘛 今天真听话 之前不总说不用吗 恩姬 工厂社长对你来说是什么样的人 大叔吗 是我爸爸的朋友 一位我该感激的人 不过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哥哥也认为把姑姑害成那样的人 是大叔吗 不是 我觉得副社长怀疑他情有可原 不过说实话我也不清楚 现在想相信大叔 是吗 你们听说过信吗 听说金女士那儿有被烧过的信 不知道 我第一次听说 是什么信 具体我也不清楚 说金女士拿去做过笔迹鉴定 我这下明白了 想从社长保险柜偷走什么 如果姑姑真的有那张信 我妈有可能知道吧 这么说水库那具尸体是目击者吗 到底是谁干了那种事 副社长什么都没跟你说吗 没说 那我也不好随便说什么 总之很不好意思 如果一开始我带金容八过来 就能见到了 别这么说 你费了不少心思 那下次再见 好的 请慢走 你好 这里是汤饭馆 妈 是我 怎么了 信吗 没有 是什么样的信 我们也还不太清楚 想问问妈知不知道 是重要的吗 这样啊 如果想起来就联系你 那么当时 当时在亨万身上没发现什么吗 发现什么 就是说 因为是恩姬姑姑安葬了尸体 应该有遗物或留给你的信 姑姑没跟你说什么吗 你怎么会突然给我打电话 有什么事吗 你听说了吗 目击者金容八那个人在水库 干嘛说这件事 光想想也觉得可怕 弟妹 你是不是失望了 我不该拿死人说这种话 但有点过意不去 我理解弟妹的感受 但总提起往事也没什么用 英珠奶奶自从去看过亨万坟墓回来 也变了很多 我觉得她也想忘记以前的事情 这样啊 嫂子 我有事想问你 之前你来汤饭馆 说过关于亨万的遗物 还记得吧 什么遗物 你不是问过我亨万的尸体上 有没有找到信吗 信是吗 嗯 记得 那怎么了 你是不是对信封知道些什么 怎么会呢 我能知道什么 我只是觉得 亨万留下什么遗言的话 弟妹就能得到一点安慰了 所以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这样啊 我还以为嫂子会知道些什么 是不是找到什么信了 没有 不过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是不是有人问信的事 其实是 没什么 只是觉得有亨万留下的信就好了 老公 怎么了 又出什么事了吗 刚才我见过贞玉妹妹 她好像知道了你写的那封信 弟妹怎么知道 我也不太清楚 她问我知不知道信的事 然后呢 我当然说了不知道 是不是酒店社长说的呀 她分明说过没跟任何人说啊 跟其他人是没说 有可能跟贞玉妹妹说过 不会的 如果说了 不可能现在才来问 心里好不安 都要疯了 目击者死了 现在又提起你那信 这样下去以前的事会不会真相大白 区区一封信能说明什么 什么都说明不了 只要姐姐恢复不了正常 就永远会被埋没的 永远 别担心 我会在妈妈醒来之前 让一切都恢复原样的 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恢复到以前 哎呦 好冷啊 瞧一瞧看一看 免费看了 不是每天都来的机会 黄芪 葛根 川芎 灵芝 除了没有的都有 瞧一瞧看一看 大叔 不给人们展示武艺吗 武艺吗 什么卖药的连武艺都不给展示 喷火表演 来点表演吧 正好天冷 武艺和喷火表演就下次吧 我给你们看好东西 这叫夜关门 给老公吃的话 喂 喂 真是的 给我点药材吧 您要什么药材 哪里不舒服呢 随便看着给吧 随便是吧 上年纪的人吃了对关节好的药 失眠时吃的药 还有消化不良时吃的药 我给您装上好的药材 正好在这里 如果吃了这些药 谢谢 祝你生意兴隆 谢谢 今天开张卖了不少啊 上好药材打五折 瞧一瞧看一看 美子 你让我去买就买来了 姐姐 有买药的人吗 怎么样 这韩药材用你的钱买的 你自己看着处理吧 姐也真是 我怎么能拿走 还是给姐夫吃吧 这真是很好的药材 我们一奉很会挑药材的 姐姐能偷偷买上一两次 可以后该怎么办 你也真是 现在因为他生意刚起步 以后就会好起来的 等着瞧 一奉说过会挣很多钱给我 你怎么还没走 我暂时不想在工厂做事了 突然怎么了 爸爸应该更清楚原因吧 我知道什么 眼看就要结婚了 突然这样 奶奶会担心的 奶奶 奶奶 奶奶 您那么担心奶奶 你到底在说什么 奶奶怎么了 您就不要管我了 我让您不要管我了 这是什么话 爸爸到底做了什么 成宰 只是跟平时一样不行吗 跟平时一样吗 是啊 跟平时一样 在工厂做事 实在不行的话 您觉得您跟平常一样过得好吗 我都看得出来 我都能看出来爸爸心里很不安 你在说什么 你还以为是爸爸对恩姬姑姑 和金容八做了那种事吗 都说了不是我 也是 你会误会也情有可原 好 我会好好跟奶奶解释的 你出去透透风也好 成宰该不会知道他亲爸的事吧 不会的 不会的 如果知道不会什么都不说的 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大哥 不下班吗 出去喝一杯吧 前面十字路口有个新来的小姐 长得非常不错 臭小子 现在还有心情喝酒吗 搞不好因为容八的事 我们会被冤枉成杀人犯 你这没脑子的家伙 哎呦 我们厂长怎么会来这里 说什么呢 我不能来这里吗 气氛怎么这样 我在外面听两个人好像在吵架 没吵架 我跟这小子有什么好吵的 不过你的脸色看上去不错呀 有什么好事吗 当然有了 我终于得到车社长的认可了 最近他把整个工厂交给我管了 我都忙得不可开交 那是因为车社长准备国会议员选举 没时间才那样 什么选举 你这小子 怎么回事 车社长要参加国会议员竞选吗 车社长 车社长 车社长 怎么不敲门就进来 抱歉 抱歉 我听到了惊人的消息 车社长参加国会议员竞选是真的吗 谁说的那种话 是姜社长的手下偏口说的 还没完全决定下来 这么说有可能参加竞选了 选举运动正式开始的话 自然就会知道了 暂时不要告诉别人 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 有什么我能帮得到的吗 厂长当然得帮忙了 我已经给你想好了职位 出去忙吧 我们家终于诞生国会议员了 只要戴上金徽章就天不怕地不怕了 车社长真了不起 别让这事传到妈妈那里 要注意保密 我不说也都会知道的 消息传遍市场的话 知道了 车社长 加油 对 再稍微坚持一下 戴金徽章的同时 所有的人都会像厂长那样 在我面前点头哈腰 这是这个月的工资 谢谢您 社长 还有用这些钱 给你母亲买药吧 不用了 拿着 你整理账簿还管理我的个人账户 真是辛苦了 好的 好 出去忙吧 好 车社长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 这么快就出来了 辛苦了 不辛苦 哎呀 怎么是两个信封 这是我特意给你的 收下吧 还有这个月开始你的工资涨了 车社长 还有厂长出去 给员工们发工资吧 让我去发工资吗 那谁来发啊 要负责这工厂的人是厂长 话虽如此 不过上次跟你说过的 新进的材料要彻底管理好 特别是凝固用的石膏粉 除了厂长外 别让其他人碰 明白我的意思吧 那当然 其他的也尽管吩咐 只要是为车社长的事我都会做 岳父 老人家 辛苦了 今天什么风 把你们一起吹来了 我今天心情非常好 想请您喝杯酒 是吗 到底是什么事厂长还 看你嘴巴都快挂到耳朵上了 因为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 出去吧 老人家 我请您吃葱饼和米酒 米酒固然好 但豆腐味道跟以前不一样 豆腐的味道怎么样 好像变了很多 跟以前的味道不一样 是不是换了豆腐材料的缘故 你说什么呢 这次换的材料比以前好一百倍 看来老人家上了年纪口味变了 三奉 你尝尝 尝尝 这是什么话 成宰怎么不管工厂的事了 好像一到年末 教堂那边很忙 他说想去帮忙 我就随他去了 去帮别人是好事 但没必要连工厂的事都不干了吧 他去做好事也不好拦住啊 他本来天性善良 那以后就住在教会吗 不是 好像是要回家住 不会是有别的事 像以前一样 只会在外面转悠吧 能有什么别的事 就要结婚了 也得接管工厂 是想在那之前休息吧 就当是给他放假 暂时睁只眼闭只眼吧 为什么突然不在工厂做事 是不是跟你爸爸吵架啦 没有 只是想休息一下 到底为什么 你不会无缘无故这样的 真没别的事 是不是听到赵警官的话 心里不舒服才这样 是不是看过恩姬爸爸的坟墓 想你爸爸了 不是的 看过恩姬爸爸的坟墓后 心里反而舒坦多了 你该不会像以前那样 离家出走吧 我不会的 我留下奶奶能去哪儿 就算想走 也放不下奶奶 哎呦 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关心奶奶了 好 那你会回家睡吧 当然了 跟之前没有什么变化 教会的事多 年末暂时帮忙而已 不用担心 知道了 你爸也说了不让管你 奶奶也就不多说了 不过有什么事 要最先跟奶奶说 知道了吗 崔室长 如果 我是说如果 车社长二十四年前 杀害了林成宰亲爸的话会怎么样 我也不太清楚 而且现在还不确定 所以我说的是如果 如果他知道是车社长 杀了自己的亲爸会怎么样 我真是无法想象 当我得知我爸爸 是因金女士开车失误才去世之后 我真的恨过金女士 可跟林成宰比 真是不足一提 把杀害自己亲生父亲的人 一直当成是自己的父亲 不只这样 眼看就要跟车英珠结婚了 恩姬也早晚会知道 对她的打击应该很大 阿姨 家里有缝纫机吗 我想给姑姑做衣服 不怎么用 就放仓库里了 那姑姑的冬装放哪儿了 我得看着她的衣服才能做 可我找不到冬装 我今天早上放衣柜里了 你去看看吧 好的 姑姑 这是什么 我可以看看吗 姑姑 这衣服已经很旧了 是谁的衣服 这里沾上的污痕好像是血 这该不会是我爸爸的衣服吧 是我爸爸的衣服吧 我可以看看这衣服吧 我就看一下 你们听说过信吗 听说金女士那儿有被烧过的信 说金女士拿去做过笔迹鉴定 我这下明白了 想从社长保险柜偷走什么 这是副社长在找的信吗 这是不是大叔的字体 这是不是 你姑姑保管着的 这封信就算看了 也不知道什么内容 这没什么的 总之谢谢你找到这个 给我 你拿着信回去吧 你这是干什么 杀害任成宰爸爸的人 不是你爸爸 而是车锡九 把金女士害成那样的也都是车社长 你明白了吗

14 thoughts on “TV Novel : Eunhui | TV소설: 은희 EP.125 [SUB : ENG,CHN / 2013.12.27]

  1. There's 15 more episodes, the fun part is to have patience, if the episode ended today , excitement goes along with it( sometimes Eunhui have dumb roll to play, without it we would not stand in our toes.

  2. Eunhui is way too nice and naive. And yes, they are making her look really really dumb! But… but… but… we can't blame her entirely… why didn't the VP tell her to show it to him 1st!!!  These writers are playing with our emotions…. the suspense is so….. delicious!

  3. I agree with you elaine and mass,I feel sorry for seonjae, Though Mr. cha helped them to rebuild their company, and been a good father to him, let us not forget He has killed and cause the accident and manipulate their lives, isn't the reason why he lost her beloved Eunhui. wake up seonjae.

  4. 석구는 참..큰사람이긴한데 저걸 나쁜일에 쓰다니..처음처럼 바르고 정도있게 자상하고 따뜻하게 살았다면 가만있어도 국회의원 하란말 나왔을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