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 Novel : Eunhui | TV소설: 은희 EP.119 [SUB : ENG,CHN / 2013.12.19]

TV Novel : Eunhui | TV소설: 은희 EP.119 [SUB : ENG,CHN / 2013.12.19]


은희 119회 您觉得我现在的笑容 是出自真心的吗 为什么不知道我现在撕心裂肺 您说句话 知道我多么盼望您醒来吗 既然醒了就该说话 为什么不说话 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把金女士害成这样的 是车锡九吗 我问您到底是不是车锡九 妈妈 您能看到我吗 您是在看我吧 到底是谁把妈妈害成这样的 如果是车社长 您就告诉我是他 那晚见的人是车锡九吗 您说句话 妈妈 把妈妈害成这样的人 是车锡九对吧 您说句话 您快说句话 怎么了 总觉得不放心 我回病房了 有副社长在 别担心 你至少要吃点东西 你这样连轴转会先累倒的 哥哥 对不起 你先回家休息 明天见 您睁开眼睛 是金女士信任的车社长对吧 您快醒来告诉我 真想看我发疯吗 您快醒来 您快醒来吧 您快点醒来吧 副社长 您怎么了 为什么那么对姑姑 把金女士害成这样的是车社长 分明是车社长做的 你也没有是大叔做的证据 我不需要证据 分明是车社长 如果不是呢 如果不是大叔怎么办 什么 我爸爸也冤枉地背了黑锅 也包括我和我妈 做了这么多年杀人犯家人很痛苦 您说过因为我很郁闷吧 又不是杀人犯的女儿 干嘛像罪人一样那么活着 现在想起我爸爸 也觉得他很可怜 但如果不是大叔 如果大叔被人冤枉背黑锅 他也会像我爸爸那样 知道了 我知道了 别说了 我明白副社长的感受 但为姑姑着想 我们再稍微忍忍 那都没见一面直接回来了吗 怎么不跟恩姬或者正太说说 没用的 总觉得在隐瞒些什么 副社长亲自过来 跟我们说她醒来了 没理由隐瞒 所以才更郁闷 我得知道姐姐的状态 才能想办法 老公 我说这话也是以防万一 肇事逃逸该不会跟你有关系吧 说什么胡话呢 我觉得你太不安了 你也知道我是因为以前的事 你听成宰说什么了吗 没有 干嘛突然提起成宰 成宰知道点什么吗 哪有 不是那样的 那现在打算怎么办 还要去医院吗 孩子爸 你去过医院吗 昨天去过 但不让探病就直接回来了 怎么不让探病 因为醒来没几天 好像是需要安定 那也太过分了 不说别人 至少要让车社长探病 姑姑 要不我直接去问问吧 老公 那我也跟你一起去 我最近好久没去首尔了 这下正好 闭嘴 医院是去玩的地方吗 别说胡话了 弟妹 您昨天去过医院是吗 对 吃了闭门羹就直接回来了 那是因为她现在需要绝对安定 可这也太过分了 怎么能对我也那样 我把姐姐当成我的家人 你理解一下吧 我也实在是伤心 弟妹也很清楚 我这期间有多担心姐姐 听到她醒了 真的兴高采烈 我也很清楚 只是这几天而已 马上能探病的 改天再去看就行 姐姐的状态怎么样了 我也不是很了解 只知道状态好转了很多 听副社长说 她能说话了 那是真的吗 不清楚 我也得去医院看了才会知道 脑部检查结果 没发现异常之处 但状态为什么没有好转呢 她也不能说话 也全然听不懂 现在我们还不好做出准确诊断 这么说不知道理由吗 脑损伤部位范围本来就大 也有时候没法检查出来 只能观察病情 能恢复如初吗 就算恢复 也可能因后遗症损伤记忆力 或伴有语言障碍 如果是因为心理问题 也受到严重的打击 这部分也没法确切回答 对不起 庆幸的是 其他身体感知在迅速恢复 如果监护人看护到位 恢复速度也可能会变得快 经常跟她说话 散散步活动活动 刚才手指头还动过好几次 好像好了很多 回家吧 什么 没必要继续待在医院了 对金女士来说舒适的家更好 真的可以出院吗 对 散步透气对她更好的 以金女士的脾气算住院挺久了 太好了 我也正担心她觉得闷呢 什么时候出院 现在马上准备 但是 别担心 我不会给任何人开门 车社长为什么过来了 因为担心姑姑才过来看看 一奉和郑老板 去登记结婚 还没回来吗 没有 也该回来了 我们回来了 我们回来了 顺利登记了吗 当然了 结婚资料上的印章还没干呢 我们现在是甜蜜蜜的新婚夫妇了 看来我们顺德没有惹事 所以才顺利办完回来 您别提了 举行神圣的婚姻登记时 说每个文件占了脏东西 要换新的 就这么闹了半天脾气 丢死人了 那是当然的 不办婚礼 先领结婚证 至少那种要好好做才行 还是顺德最上心了 做得好 顺德 真的太谢谢三奉和顺德了 其实没必要那么做的 还一起去当证婚人 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不谢谢我吗 也谢谢班长 也谢谢阿姨 太感谢大家了 好 要像现在这样好好过日子 亲家 如果让我们郑老板受苦 我不会放过您 知道了吧 当然 肯定不会让她受苦 天哪 -美爱 -别管了 她突然怎么了 结婚时难免会想起娘家妈妈 老婆 你去看看 是啊 顺德 你快去看看 整天让我去看看 我都给他们当了证婚人 真是的 不会有事的 你在哭吗 哪有 我没哭 因为没办婚礼才哭吗 才不是 那这么好日子干嘛哭呀 笑一笑吧 让我多难堪 该不会是因为我反对才哭吧 没有 只是想起了我妈 你妈吗 我妈说过等我嫁人时 会亲手给我做棉被 知道了 我给你做棉被 这样行了吧 我答应你 就别哭了 郑老板 我理解郑老板的心情 我结婚时也特别想妈妈 我哭了一整晚 是吗 不过 你怎么还叫我郑老板 什么 弟妹 现在起叫我嫂子 真是 听说保安严密 怎么没人 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 怎么没人 出院了 这么快呀 嗯 我过来拿书 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太过分什么 连我爸爸也不让探病太过分了 怎么能那么对待我爸爸 副社长就算了 姐姐不能那样 为了姑姑稳定 也是迫不得已 出院后好很多了吗 嗯 现在不用担心了 正好您还没走 把这个拿走吧 会对患者有帮助 谢谢 语言康复体系 给我 有什么了不起的 还藏起来 你别像试探一样 你那样让我觉得更奇怪 试探吗 你把我看成什么了 我怎么了 那是我想问的话 对不起让你不高兴了 好好照顾你姑姑 爸爸 您在做什么 嗯 没什么 学校呢 这么快就放学了吗 是 回来路上去了趟医院 医院吗 干嘛去那里 反正也不能探病 我也是顺路去看的 但已经出院了 出院了吗 确定吗 病房也空着 而且是听恩姬姐亲口说的 酒店社长是不是不能说话 那是什么意思 我偶然看见 恩姬姐拿着关于语言康复的书 会不会是因为车祸不能说话 没什么变化 到底有什么好转 仔细看看 脸色也好了很多 呼吸也均匀 她刚才一直醒着呢 我看着没变化 你是不是想邀功啊 不是 确实是好多了 你看 她又醒了 您醒了吗 我们说话太吵了吧 但医生说让我们经常跟您说话 理解一下 看见了吗 刚才姑姑的嘴唇动了 是不是看错了 您说句话 您说什么都行 锡九 锡 锡九 姑姑 您刚才叫了锡九吗 刚才叫了大叔的名字吗 金女士 您说的是车社长吗 是车锡九吗 对 如果见到大叔 会不会恢复记忆呢 是 议员 您找韩国医院院长 打听酒店社长病情就行 我不知道是不是为难您了 没有 这种事打一个电话就行 就那么办 谢谢您 议员 真的谢谢您 爸爸 酒店社长真的出院了吗 对 听说回家疗养了 那您要去看吗 还没想好 就算去他家不知道会不会开门 这里是仁川豆腐 副社长 如果您不忙 您现在能来我家一趟吗 什么 现在去你家吗 不知道您有没有听到消息 她已经出院了 探病时对您有失礼之处 您应该也想知道妈妈的病情 话虽如此 但我现在有点忙 我回头给你打电话 好的 那我等您电话 副社长让您去他家吗 嗯 您不应该去看吗 如果您很忙 我可以替您去一趟 不用 我没理由不敢去那里 我去了 我偶然看见 恩姬姐拿着关于语言康复的书 会不会是因为车祸不能说话 没错 姐姐不可能现在公开 事已至此 还是迎头直上吧 对不起让您百忙之中抽空过来 没关系 姐姐在房间吗 状态怎么样了 好了很多 不过我妈妈要找您 什么 找我了吗 您为什么那么惊讶 没有 听到姐姐能说话太高兴了 先进去见见她吧 这边请 大叔 到底怎么回事 听说姐姐找过我 姑姑叫了大叔的名字 姐姐 是我 我是锡九 您怎么不回答 她还听不懂话 是吗 姐姐 您怎么变成这样了 您说句话 您想想亨万 不能这么一直躺在这里 姐姐 您快康复吧 快点康复才行 那才能跟我一起去亨万的墓地 姐姐 您快点起来 好吗 姐姐 进去吧 谢谢您过来 另外在医院不让您探病的事 我相信您会理解 当然 为了姐姐的安全 那是当然的 如果有什么好转 就跟我联系 我会随时过来 -好的 -再见 我就说嘛 明知道我是肇事逃逸犯 副社长肯定不会无动于衷 这几天瞎担心了 不会有事的 不会的 本以为见到大叔就能认出他 反正我没报什么期待 你说的是大叔过来吗 真后悔叫他来 不该叫他过来的 那是什么意思 但看大叔哭 心里有点不舒服 也有可能是演戏 不要在姑姑面前那么说 知道了 但也别太灰心 医生说过几天就能坐轮椅 也能出去透透气 真想快点那样 让她看公园看看湖水 一整天只看着天花板 她该多烦闷呀 -不会吧 -什么 她能每天都看着你 估计很开心 你在经常叫她妈妈吧 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叫不出口 习惯叫姑姑了 得吃饭吧 稍等一下 我马上准备 为什么拿来了瓷器 顺便感谢之前的查税事情 听说议员平时对瓷器感兴趣 我准备了一下 我不懂这个 不知您是否满意 古语有云 礼轻情意重 总之谢谢了 您跟韩国医院院长通过电话吗 听他说因为事故后遗症 意识很难恢复正常 是吗 就是说要当一辈子行尸走肉 她私底下跟车社长 也有交情 真遗憾 说的也是 先不说这个 明年在仁川举办补选 车社长准备一下如何 什么 我吗 车社长充分有那个资格 我来给你做靠山 提前准备好选举资金 反正选举是用钱举办的 你确定吗 真的是那样 大哥 赵警官只是嘴上说去乡村而已 其实现在在找容八 他这些日子一直在找容八是吧 你再去仔细打听一下 好的 大哥 快请进 我往工厂打电话 您不在 您这是去哪了 去见了个人 看来您有什么好事 是啊 过几天自然会知道 这可怎么办 偏偏这时候除了点坏事 什么坏事 赵警官他 这段时间好像不只是在乡下种田 那是什么意思 他在哪儿 他好像在全国各地 到处寻找容八 他还是做着没用的事情 他想找 就让他尽情去找 什么 万一他带着容八 去找副社长怎么办 绝对不会有那种事 放心吧 姜社长只要相信我就行 爸爸 您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回来路上去了一个地方 你等我了吗 没发生什么事吗 什么事情 副社长没跟您说什么吗 能有什么特别要说的话 只是叫我去看一眼姐姐而已 酒店社长怎么样了 她只是醒来而已 好像还没有完全恢复意识 我跟她说话 也全然听不懂 希望能慢慢恢复 不过你还觉得肇事逃逸的是我吗 你按常识想想 如果我做了那种事 听到姐姐醒来的消息 还会亲自去那里看吗 副社长也不再怀疑我了 你以后也不用瞎操心 那她干脆认不出人吗 对 包括副社长 恩姬肯定也很伤心 也不能叫一声妈妈 只在旁边看着该多伤心 孩子们的婚礼准备得顺利吧 酒店社长都没法认人 你觉得无所谓吗 什么意思 我也一样很心痛 但也没必要在家也愁眉苦脸 只是勉强笑而已 无论如何还是贞玉妹妹最可怜 恩姬反正也不是她亲女儿 总有一天会剩下一个人 干嘛那么说 我们先顾好自己 别说这种软话 真的没事吗 真的能跟恩姬说那是她妈妈吗 已经等了很久 我之前说过 等姐姐醒来后要跟她说 但等恩姬姑姑康复后说 会不会更好呢 不 现在也已经很晚了 没错 公开真相也不会改变什么 因为恩姬妈永远是恩姬妈 你知道吧 谢谢您 老人家 阿姨 正太 今天你好好陪恩姬妈过去 回来时你也一定要接她回来 -知道了吧 -是 知道了 -好 路上小心 -好的 哎哟 恩姬妈真可怜 我该亲自去接您才是 因为酒店出了点急事 对不起 恩姬也知道这个包袱吗 不 她可能不知道 有必要非得现在说吗 恩姬在里面吧 是 您进去吧 您来啦 等一下 她才刚开始吃 她能吃东西吗 当然 您看 不能吃很多 但会吃一点 医生也说就算硬喂也得让她吃 这样才会有力气 姑姑 您再吃点 这是我做的 她吃得很好吧 看来姑姑知道妈来了 吃得更好了 姐姐 我来了 就像恩姬说的 您好像好了很多 我真的很开心 姐姐 这是恩姬特地为姐姐做的 恩姬喂给您吃更好吃吧 姑姑 妈妈好像很开心 这不是婴儿上衣吗 漂亮吧 是 是挺漂亮 是谁的 姐姐 现在看也觉得很漂亮 还记得那时候吧 姐姐给我这个让我给恩姬穿上 当年恩姬穿着姐姐做的上衣 别提笑得有多开心 当时可漂亮了 亨万也笑得很开心 但是 姐姐 有一点您不知道 亨万他之后 看着这个上衣哭了好久 姐姐该看到穿着婴儿上衣的恩姬 可没能让您看到 真的 真的 恩姬穿着这个时真的很漂亮 笑得特别开心 对不起 姐姐 真的真的对不起 姐姐 现在总算能物归原主了 我去拿杯水过来 你别出去 恩姬 妈 您到底怎么了 您别这样 您到底要说什么 对不起 恩姬 这件婴儿上衣 是姐姐特意给你做的 是姐姐 恩姬 姐姐才是你妈妈 我是 我是 您别说了 妈 您别说了 求您别说了

18 thoughts on “TV Novel : Eunhui | TV소설: 은희 EP.119 [SUB : ENG,CHN / 2013.12.19]

  1. This story better have a happy, and just, ending. Mr Cha and his spoiled daughter better get what they deserved – they are EVIL! But comparing to Mr Cha, everyone else are simpletons! 

    Silly writing… so why can't I stop watching this? Sigh!

  2. it's up to episode 140, so maybe mr. cha will be exposed on episode 139 and i will await the punishment that he will get, i hope it wont be too light, like that of mr, sa in the previous drama, he just committed suicide and the daughter was forgiven so easily

  3. I wish Yungpal i still alive and testify all the evil deeds of Mr.Cha i like the VP and Eunhiu but i fell sorry for Jongtae…

  4. 이번회는 은희가 적극적으로 변했네요. 염탐하듯이 이러지마! 와 제속이 시원하네요.. 외국사람들도 재밌나봐요 해석은 어렵지만.. 페북처럼 자동해석없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